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比越愛

寫了一晚上,擠了五千字出來,錯別字沒檢查,寫著寫著崩了點要是在寫原創該有多好(orz
估計要寫一段時間了…不丟鮮網了orz
稍微找回了點寫東西的感覺……(我上個月交的都是啥狗屁呀

      ↓謝謝那個誰讓我萌上這西批ヽ(゚∀゚)メ(​゚∀゚)メ(゚∀゚)ノ 
CP:帝臨帝+靜臨/也許還有…有雷勿入
以及小說內容,這樣那樣












比越愛。
writtenby針玉@2010




哺乳類動物擁有天生的警心,像犬與貓在幼年時性格尤為暴躁無常。我在看沒營養的連續劇時想起這些事情只是因為昨天午夜回到公寓附近時,被暗中兩只幽幽的眼珠嚇了一跳。它望了我一會兒眨向別處,大概踱步到了安全的巷子里。

政府是不是該管管流浪貓呢。我這樣想著。沿著幾條螢光的地貼一路走到公寓門前,只有那兒是亮堂的——新宿有很多夜遊的年輕人,他們需要這些光亮,聚集在一起,這當然不包括結束工作后安分回家的我。我是這樣想的,安分守己,並不殺人放火,樹立敵人是我的興趣之一,etc。“鑰匙呢,你的鑰匙。你沒忘記它對吧?”我在問著自己的同時摸了摸外套口袋,再懊惱地看著門鎖,最後決定從牆壁的外沿翻回家。這並不難。
只是在我站在自己客廳裡,拍著身上的灰時,和預想中幾乎不常上下的是公寓管理員按響了我門鈴。我隨便敷衍了他幾句,並且試圖讓他相信那個翻窗而入的傢伙就是眼前公寓的主人而不是他預料中的小偷,扯著笑臉送走這個中年管理員,我倒退一步迅速關上大門。

在我進行這個動作之前,一顆金色的腦袋從電梯門里冒了出來。原本那不一定是我想到的那個人,只是很快從背後傳來了仿佛要把門砸開一樣的重擊聲。我想他大概是在敲門。

如果對方真的是平和島靜雄,那我應該再站遠點。

我挪開了步子,找了個靠近陽臺的位置站著。兩秒後被我扣上了門鏈的金屬大門就被來人用力撞開,確認了一下后,我想我也無法無視那身從那段時間開始就沒再變過的酒保服上那張普通的臉。這張臉上現在充滿了怒意,寫成文字就是“只有把你剁碎才能解我的氣”。

我被自己的想法嚇到了,鬢角附近滲出一滴冷汗。

“……這房間里滿滿的都是欺詐的氣味啊。”他四周望了一下,目光定格在角落一個飛鏢盤上,正下方放著一些堆成小山般高的紫紅色糖果,“那是什麼。”

我以為他說的是飛鏢盤上他傷痕累累的大頭照。“我想是我平時用來練丟刀子的指向標,你知道的,這樣能加準頭。”

他困惑地望著我,肩膀鬆弛地下垂,仿佛是我的回答讓他覺得無力了:“我說,那個。”他別了別頭,示意那堆數量不小的糖果。

“蘿莉誘拐計畫。你想,有這麼多放了安眠藥的、看起來很好吃的蘋果硬糖,一星期內新宿能失蹤多少中小學生。”我輕快地說。

他收回視線,一動不動地盯著我,過一會兒沒頭沒腦地問了句,你知道粟楠茜嗎。

“那是什麼?”我問,看他情緒似乎並不太強烈,我小心地靠近了茶水間,“茶?開水?酒也行。我們喝一點,然後你可以和我好好談談,你是什麼時候學會把你的力氣控制住的。”

“我走了。”他喃喃地說,臨走時回頭瞥了我一眼,怒氣好像又上來了,我想我長得完全不能說面目可憎,也許是我站在洗手池旁摳喉嚨的動作激怒了他。這沒什麼,只是因為晚飯吃了辣味的食物導致的一些生理反應,來得不是時候。“嘔…真難受……小靜,我的門壞了。能不能幫我把脫銷——”

他用力關上門的聲音一定吵醒了上下五層之內的居民。我漱口之後走過去看了下。門被卡住了,怎麼也拉不開。



嘔吐的感覺,應該像是喜歡的作者久久不再寫出長篇小說,而是開始以短文的形式一點一點把自己的腦細胞、實際上是一團蛋白質的東西吐出來,或者是排了一日復夜的隊伍購買新上市的遊戲機,却被想插隊的人用少見的遊戲碟賄賂著離開隊伍,又可能兩樣都不是。我不能很好地描述這種感覺,因為後面兩件事情我都沒有親自去做,而是從各種各樣的人口中得知。他們說這是若失卻未必不有益。有許多值得辯駁的地方,例如我不能說嘔吐就像戀愛一樣,至少不能站在街道上大聲說,這樣會讓路過的成雙成對的情侶恨不得丟來一塊磚頭。我沒有談過戀愛,因為那種在電視劇里出現的砰地一下的心情似乎始終跟我無緣,我對於女性的判別能分為兩類,一是有頭的,二是無頭的,這比例十分懸殊可怕。認識一些被贊為優秀的女性,波江小姐應當是,她收拾起我隨意堆放的資料總是十分迅速,嘴巴功夫也非常了得;假如兩個妹妹可以重塑一下她們的性格,身上可愛的部份就得以更加明顯,這是在我認為水手服與體育著裝已經過時的認知下;也有渴盼卻害怕死亡的,完全不愛惜自身的。以及非常有趣、無論何時何地都能出乎我意料的人類,這樣的人並不是特別多,卻令人生厭。這樣的人我慶倖他是個男性,在五個雇來的中學生的協助下,波江把大門打開了,確認了我並沒有死在裏面而是發著低燒說了點胡話后,丟了兩袋麥片給我,從我的錢包裡抽出幾張大鈔付給那些學生,并打了個電話給換鎖的師傅。

我看著她開始工作的身影,還是想吐,用牙齒撕開一包麥片灌進喉嚨里咀嚼了一會,趴到垃圾桶前把碎屑全吐了出來。“能不能幫我倒杯水。”我說。

波江想了想,拿了個玻璃杯從水龍頭直接接了溫水遞給我,我本想說些什麼,胃裡的一陣翻滾讓我止住了蠕動的嘴唇,仰頭用清水沖刷了被酸腐蝕過的喉道。

“你下次最好儘量別讓他進來。”波江看著我狼狽的樣子,真誠地帶點建議地說。

儘管這不太可能,我從來沒有讓他進來的打算。最好是連方圓百米也不要接近,我討厭他。我艱難地回答,舔了舔乾澀的嘴唇,抓了個坐墊墊在頭底下重新躺倒在沙發上。

“我不太在意你的事情,這不能讓我拿雙倍工資。只是太危險了,對誰都是。”

波江把一盒白色的西藥從抽屜里拿出來,丟到我的身上。

“連續吃三天。”她發號施令。

我妥協了。看她沒有再給我斟一杯水的興趣,只好自己扶著墻把玻璃杯灌滿。水流注入杯中的聲音很有趣,逐漸變得高音起來,因為只是一個杯子還不算顯著,假如是啤酒瓶的話就好了。我吞了兩顆藍色和黃色的藥丸,糖衣順著口腔黏膜一點點往下滑,途中也在自己慢慢融化,最後食道末端顯出點苦的來。其實那裡應該是沒有味覺神經的,但心理暗示占了上風。我是唯心主義者嗎?也許,但我有否認它的渴望。

而我的渴望有時也很真實:“波江,我餓了,就算不是露西亞壽司也好,能幫我叫點有金槍魚的來嗎。麥片似乎起了反效果,我餓了。”

波江臉也沒抬:“你需要休息。”

這我當然知道。“在食用它的之前和之後我都會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直到我感覺好起來為止。”

她終於停下了筆,用一種打量的眼光研究著我臉上的每一個部位有沒有歪斜。然後她像是今天初次見面一樣露出了點困惑的表情,小幅度聳肩。“你臉色真差。”

我:“如果妳要告訴我妳不太記得我生病這一回事,我也不會生氣,我當然不會生氣。”

我舉起手上的藥盒子,裝腔作勢地咳嗽了幾聲。她妥協了,電話打到了壽司店。辦公桌旁邊的牆壁上有一份時間表,和一個滿身瘡痍的飛鏢盤,兩樣都是不可缺少的寶物。我看到時間裱上寫著為我修理大門的人來的時間,在那之后我會收到一份晚餐,吃罷藥,進行一個沒有夢境的單純睡眠。

世界真是太棒了,我想笑。




東京一向是個收集消息的好地方,那兒的電車里會有你從沒聽過的消息,當你截住一個人問出你想要的事情后,他會很快地離開并忘記這件事。新宿、池袋、涉谷,另外還有一個許多文化撞擊的地方晴海,那兒永遠不乏奇裝異服的人。順帶一提,在進行取締與改造前,我一向很喜歡歌舞伎町。那兒的人不管是男是女,在你捂著腹部說出腸胃不好之類的托詞后,仍會熱情地用更猛的酒來灌醉你,隨後是一個慣例一夜情,或者更帥氣一些便是盜了錢包直接離開。我試過很多種說法,其中最有效的是四個字。每當我對他們說出我懷孕了這句話后,半分鐘內定可以脫身。

我有許多認識只是關係並不好的人常在那一帶混跡,大部份長相優異——喜歡耀的那些男女通常會將自己最光輝的事情放在合床前,仿佛這便可以將自己技術不好的方面彌補。有的人能將這些小道消息記得很清楚,再賣給我。稍微張揚一些的,喜歡順便告訴我哪個男人、通常是著名演員或官員的性缺陷。然後邀我上床,不論男女他們臉上總是堆著一層會讓我皮膚過敏的粉底,發出艷俗的香味,簡直像是在對我說著“請迅速拒絕吧”這句話。

新宿這個地方讓我予愛予痛,說到池袋也很有趣。十分不幸,我的理性告訴我應該走到小道里,遠離一切自動販賣機和垃圾桶。有時候我能平安地度過很長一段的路,有時候幾乎是被發現得不可思議。

我對於聲音十分不敏感,特別是回聲定位這方面十分弱。所以常會被背後飛來的東西砸中,平和島靜雄在能控制他自己力量前一直用著可以將普通人砸死的力度對待來池袋工作的我,有幾次是行人。我不愛被一個滿臉油脂的大叔砸中,或者赤身裸體的小混混。偏偏總是在我與別人交談或是注意力集中在某個地方時,暴力就行走過來了。正如與年紀輕輕的創始人首次見面那回,我還沒將對方稚氣未脫的五官端詳清楚,就遭到了非人的對待。在後來,我甚至想慶倖不枉此行與沒有受到實際傷害這兩點其中的一處。


“你喜歡果汁還是甜酒。”

“我想我只需要一杯白開水,謝謝…”

沒有人在飯店會點一杯白開水的,我平靜地“糾正”面前這個中學生。他看起來有點緊張,但並不害怕,在一些事情過去后甚至可以看到一些成熟的色息在鼻尖以上冒出來,一點點地改變著他的氣質。

如果一切都像我想的那樣當然最好。他堅持要一杯白開水,像是怕我放了什麼毒藥混到有味道的飲料中不會被發現似的,表面上卻鎮定自如。他和小靜有一點相似的地方,和紀田相反,他們都不喜歡按著我給的選項,而是從ABC里找出一個莫須有的D,然後當做正確答案。我無奈地給自己點了一份巧克力蛋糕,用勺子把表面搗碎擠壓直到它與內里的溶漿混在一起,呈現出一種非常美妙的形態。

龍之峰帝人看著我津津有味地把碎末塞進嘴裡,猛地給自己灌了一大口水。

他想說什麼來著?其實我不太記得了。但少年的情事不是會和我交流的談資,他想要問我些什麼呢,或許只是簡單的一些日常問題。

或許他壓根沒開始詢問。我記不清了,在接到信息後不久,我自己模仿他的語氣給我提了許多問題,比如“dollars果然還是有組織性一點比較好吧?”

“果然,組織什麼的,還是要穩固一點吧。像是dollars,完全不行啊。”

這句話是從帝人口中說出來的,和我所準備的幾乎一樣。我裝作仔細想著的模樣,開始捏造一些混淆視聽的詞藻。

“你談過戀愛嗎。”

問題固然有些唐突,他給出的反應也十分正常——險些把杯子打翻,然後像個正常中學生似地,稍微小聲地說了“並沒有。”

我起了興趣,開始問著爲了滿足自己好奇心的問題:“究竟是客觀能力上的不足,還是主觀的想法阻礙著呢?你喜歡那個叫園原杏里的女生吧,眼光不錯。”

“……實際上,兩樣皆有。”

他猶豫了下,便出乎我意料地非常爽快地回答了下來:“我沒有喜歡過多少個女生,想要談戀愛的渴望也不多。和紀田君不太一樣,他是個沒本事的浪子。”

帝人苦笑了一下,隨後恢復到平靜的表情。“對於園原同學,我沒有和她戀愛的準備和奢望。”

“戀愛是一種可以掌控的東西,只要你控制好每一個環節,理論上沒有什麼是做不到的。確切地說,只要做好完全的準備,把握好時機,你就可以規劃一整個群體和區域的未來。在每個人身上構築一層關係,在連接到另一處,最後漁夫要做的只是收網就足夠了,這張網可以為你做許多你做不到的事情,滿足你的需要。說回小方面,你嘴上說著沒有和她談戀愛的準備和奢望,其實你自己只是不願意與她在一起罷了。”

停了一下,我把視線從空碟子再次轉到他的臉上。在我說完否認他的言論后,他依然是持著沒多少感情的態度對待我,像是完全不在意我的說辭一樣。

“……我說對了嗎?”

我忍不住重新開口詢問了一次。

帝人楞了一會兒,突然笑了起來:“對的對的,全部沒錯。臨也先生的理論知識很豐富,只是一定從沒交過女朋友。”

“啊,被識破了。作為補償,你來當我戀人好了,大家都挺閑的不是。”

“謝謝陪我聊了這麼久,我真心感到高興。那個,小姐,請給我來一杯咖啡吧。”

他很聰明,我從不低估這一點。




TBC




Leave a comment

Private :

Comment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08 10
news
近期応援(已經發售的在下面… Hiwaily*2応援バナー Hiwaily*2応援バナー
プロフィール

浅水針玉(あさみ はりたま)

淺水針玉/浅水針玉(あさみ はりたま)
よろしく、はりたまです。
❤各種綽號:
阿碎/片仔/P君。
針玉/阿針/針鏰兒。
❤腐宅雙棲@「節操是浮雲」。
不爬墻會死星人。
❤ペルソナ系列,3是本命
❤基本上是FF系列通吃除了6
❤TalesOf里本命是TOG,TOA沒有看完,TOV不萌女角,TOD喜歡少爺,TOS不好吃,其他沒玩過
❤POKEMON里只玩過三作不過本命赤
❤傳勇傳之類的西幻作品都喜歡
❤不打RPG會死星人。
❤滿腦子都是鎧甲和魔法。
❤一直喜歡到現在,研究的比大部份人都透徹的作品是死亡筆記
❤華米之家方
❤最近打DragonNest打得不亦樂乎
2525:
❤我是みーちゃん廚
❤みちゃ什麼的最喜歡了
❤最喜歡貓和ゲコ
❤蓮咪廚,咪太郎雞太郎也歡迎
❤couples(♥順序↓→)
(PM)グリレ
(P3)綾主
(TOG)アスベル×リチャード
(伝勇伝)ライナ×シオン
(FFV13)金x
691869、D69、8059
蒼紅、佐政、佐幸、
另:壬宵、M2N/MN/M2M、L月L、蠍迪、拉神、緹亞、銀土/土沖、港湾、ZC、SC、斑夏。
❤のvの
M/M2/N三人組
FF7、8、9、13
悪友組、親子分、好茶組

The GazettE→本命團
目將司→礻申
下村陽子→(╯▽╰)////
❤聲:娘娘40% 立花40% 潤20%
❤長期混跡在:KL、百度、ACFUN、pixiv、2525
❤D69同盟/DRRR奇怪的站點管理中。





最新記事
カテゴリ
twitter(*´▽`*)
全記事(数)表示
全タイトルを表示
検索フォーム
リンク
応援❤icon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